杭州这所小学来了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语文老师!从读书到工作,这对姐妹花一直“黏”在一起_杭州网教育频道 - 真人博彩娱乐网站
  • 合作热线: 0571-85094998
  • 合作邮箱: 57091393@qq.com
您当前的位置 教育频道
杭州这所小学来了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语文老师!从读书到工作,这对姐妹花一直“黏”在一起
发布时间:2019-11-07 09:14:27 星期四   都市快报

都市快报 记者 张宇璐 通讯员 江珊

今年9月,浙江师范大学附属丁蕙实验小学来了一对95后双胞胎老师——刘欢、刘乐。她们俩今年6月一起从哈尔滨师范大学学科教学(语文)专业硕士毕业,又一起考入了丁蕙小学。现在姐妹俩都在一年级担任语文老师,姐姐刘欢在113班,妹妹刘乐在111班。  

这对姐妹从妈妈肚子里开始,就互相拥抱、打闹。24年来,她们一直都陪伴在彼此身边。哪怕是从哈尔滨到杭州这2000多公里的距离,她们也一起携手跨越。

刘欢、刘乐姐妹俩。受访者供图

要不是高考差了20分

姐妹俩一直都在一个学校念书

10月29日下午一点半,我在丁蕙实验小学见到了身材高挑的姐妹俩。她们从走廊的暗影里一点点走向亮处,面部轮廓也随着光线一点点清晰起来。姐妹俩穿着一样的牛仔裤和白色运动鞋,上身则分别穿了短款皮衣和长款风衣,发型都是侧分长发。

我偷偷地观察了姐妹俩的脸,还是有一些细微的分别。

“我是姐姐刘欢,这是我妹妹刘乐。妹妹现在嗓子不太舒服,我可以帮她多说一些。”穿着短款皮衣的姐姐说,妹妹因为经验不足,一年级孩子又比较难管,半个月前开始犯了教师职业病——急性咽喉炎,现在发不出什么声音,虽然一直在看医生、打针,但是嗓子还是需要好好休息。

一旁的妹妹不好意思地朝我笑了笑。

近距离来看,我已经大致能分辨出姐妹俩的区别。姐姐的脸稍微棱角分明一些,妹妹脸上的稚气比姐姐多了几分。

姐姐在说话时,常常会用“我”来指代她们俩。刚开始聊时,我总会再确认一下:“妹妹也是吗?”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

姐姐嘴中的“我”,几乎也可以理解为“我们”。从小到大,姐妹俩几乎是形影不离。

姐姐说:“我们从小到大,都是上同一个幼儿园、同一个小学、同一个初中、同一个高中,只有本科四年没有在一起,但是考研那年我们又考了一模一样的分数,因为妈妈是语文老师,受她的影响,我们就都报考了哈尔滨师范大学的语文专业。”

虽说本科四年没有在一起,但姐妹俩的学校还是离得不远。高考那年,妹妹的分数比姐姐高了20分,报考了哈尔滨师范大学,姐姐则被一路之隔的黑龙江外国语学院录取,两个人的专业都是英语。平时没什么事,妹妹就会跨过一条马路去找姐姐吃饭、玩耍。

“从小到大,别人都以为我和妹妹会是互相竞争的关系,其实我们俩和谐得很。考试基本都是一次她分数高,一次我分数高,而且分差基本上不会超过10分。在高考前一次的模拟考上,我比妹妹高了几分,当时我就想,高考肯定是妹妹高了,果不其然,高考她就比我高了20分。其实当时我还挺沮丧的,我觉得这20分可能就把我们分到了不同的人生方向了。不过好在考研时,我们分数一模一样,现在也在同一所学校当老师。”

姐姐话音刚落,妹妹又在边上小声补充:“对了,我们俩英语四级的分数也一模一样。”

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1995年10月,姐妹俩在哈尔滨出生。和大多数双胞胎一样,刘欢和刘乐接受着彼此的相似,也不被双胞胎的身份所拘束,有着不同的喜好和性格。

比如妹妹觉得自己额头大,就留了一点刘海来遮脑门。妹妹喜欢吃甜食,姐姐则喜好辣味。姐姐身高一米六八,妹妹身高一米六九,都是大长腿。

性格上,姐姐更外向一些。但是上起课来,姐妹俩又会互换性格。原本强势些的姐姐会变得格外温柔,和孩子亲近无比;而习惯用小分贝说话的妹妹,会在班里提高音量有些严厉。

小学的时候,外向的姐姐主动要求学舞蹈,内向的妹妹则学起了钢琴。因为在同一个培训班上课,爸爸妈妈只需要一起送、一起接。学完到家,姐妹俩还会互相交流上课的内容,这样一来,姐姐也学会了几首曲子,妹妹也能比画几个动作,交一份钱,还能学到两份的课。

因为双胞胎的身份,姐妹俩从小到大也有不少有趣的故事可说。

幼儿园、小学时期,姐妹俩都在同一个班级上学。因为小时候长得特别像,又总是穿一样的衣服,妈妈会给她们准备一些小饰品来帮助老师和同学区分。大娘(爸爸的嫂子)给两个小侄女织毛衣,还会在胸前绣上“欢欢”“乐乐”。

姐姐说:“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可能最困扰的是老师和同学吧。记得有一年大冬天,有个同学先是看到了我妹,转头又看到了我,以为自己晃神了,没注意就一头撞在玻璃门上。还有老师原本想叫刘乐,可脱口而出又叫了我的名字,有时候我一天能被老师叫十几次。不过老师上课也很爱拿我们举例,比如科学老师会拿我们举例,说我们俩就是典型的同卵双胞胎,正好隔壁还有一对双胞胎,长得不是特别像,就是异卵双胞胎。六年级的时候,我们学校要选护旗手,正好选了我们两对双胞胎,前面一对,后面一对,就像粘贴复制一样,也是我们学校一个奇观。”

“有没有心灵感应?”这个问题,应该是每一对双胞胎都逃不开的。

“有。”姐姐笑着点点头,妹妹也软萌地朝我笑了笑。

“有时候没提前商量,但见面的时候发现两个人穿了一模一样的衣服。还有比如乐这次嗓子生病了,我心里也会很着急,时不时觉得烦躁。大学的时候,我们俩在不同的学校,有一天我突然没由头地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就赶紧给乐打电话,结果一接通电话她果然在哭,说自己的钱包被偷了,我没头没脑的情绪也找到了由头。有时候我们俩就像会共享情绪和想法,挺神奇的。”

妹妹轻声说:“有时候我看着她,就像在看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刘欢、刘乐姐妹俩的毕业照。受访者供图

一次毕业旅行

两姐妹爱上杭州

前年考研成功后,姐妹俩进行了一场大学毕业旅行,去了上海、杭州、南京、苏州、成都等七八个南方城市。回家后,妈妈问姐妹俩,最喜欢哪个城市?不出意外,两个人给了相同的答案:杭州。

今年上半年,姐妹俩在哈尔滨师范大学的专场招聘会上一起报考了杭州丁蕙实验小学,原本只是希望能一起来到杭州,没想到两个人同时被丁蕙录取了。

当时负责招聘工作的学校办公室副主任魏梦华老师还记得,姐妹俩一出现就让她眼前一亮:“我们也很难得能够一次招到两个很优秀的老师,还是双胞胎姐妹。交谈之后,我发现她们出生于教师世家,从小受熏陶,很有教育理想,姐妹俩愿意远离家乡从哈尔滨来到杭州追求梦想,很不容易。她们在工作中也很努力,不光有理想,心中也有学生,很虚心、很认真负责地进行班级管理和教学。”

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身边的女儿,要去遥远的杭州工作了,爸爸妈妈虽然舍不得,但还是放手支持她们。刘欢、刘乐的妈妈说:“从小到大姐妹俩一直都很懂事,我们也很尊重她们的想法。她们外表看似柔弱,但内心坚强,能够彼此照顾、携手共进,像她们的名字一样一路欢乐成长。”

姐姐说:“爸爸妈妈都是老师,当时我们来丁蕙报到的时候他们也一起来了,还逛了逛校园,最后满意地说,这个学校不错,你俩安心在这儿干吧!不过每次我们整理好行李了,爸爸还是会使劲往里面塞东西。有很多说好不拿的东西,到了杭州打开行李箱,又莫名其妙冒出来了。”

正式入职后,姐妹俩适应得还算不错,住进了学校里的青年教师公寓,住在一个寝室。

现在,因为双胞胎的身份,姐妹俩时不时还会遇到一些乌龙事件。

姐姐说:“开学家长会,我们站在门口迎接家长。突然有一个家长上来握住妹妹的手,说‘刘老师好啊!’可是乐一脸蒙,疯狂在脑子里搜索这是哪一位家长。见乐没反应,这个家长就很沮丧地说,‘刘老师啊,你不认识我了吗,我们家访的时候见过的啊。’这时候乐一下反应过来,跟那位家长指了指我说,你的刘老师在那儿。”

“孩子也没完全适应呢,有时候刚看到一个刘老师从窗口飘过,又有一个刘老师像是瞬间漂移一样又出现在教室前门口了,哈哈!”

对于今后的规划,姐妹俩也很一致。姐姐说:“希望我们这两年能好好充实、丰富自己,做一个好的教师。短期内,还是希望妹妹能赶快养好喉咙,我会多给她买好吃的甜食,让她心情愉悦一些。”

姐妹俩现在还都是单身,关于择偶观,姐妹俩也不太一样。妹妹偷偷“告状”,说姐姐喜欢颜值高的。姐姐又说,妹妹喜欢跟她聊得来的。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张宇璐 通讯员 江珊    编辑:陈笛

真人博彩娱乐网站